-

希灵淫国催眠NTR

希灵淫国(催眠NTR)

 

作者:烈烈风中
 

第001章 梦

  那诡异而扭曲的天空此时看上去格外可怕。

  灰色是这个世界的主色调,灰色的高大建筑,灰色的合金地面,灰色的交通工具,灰色的天空,还有悬挂于天空的那三个无比巨大的灰色球体。

  一个已经死亡的金属世界。

  这应该是废墟吧?

  走在沉寂的钢铁丛林中,陈俊不由得这样想道,但与印象中的废墟不同,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损毁的痕迹,最起码从外表上看,这些冰冷的钢铁表面没有一丝伤痕,它们似乎并不是因严重破坏而被废弃,而更像是进入了一种休眠状态,沉睡的巨兽——这是我想出的更适合它的称呼。

  这个沉睡的世界是如此的寂静,以至于脚步声成了耳中唯一的声音,走了不知道多久,陈俊终于感到有些劳累,于是找了一个看上去是某种飞行工具起降平台的地方便坐了下去。

  距离离开这里还要一点时间,无聊之余陈俊开始再次打量天空那三个巨大无比的金属球体,直到它们带来的压迫感使我不得不转移开视线为止。它们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几乎占据了整个天空三分之一的面积,在它们的表面隐隐可以看到无数尖锐的突起和网格一般的纹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科幻片中的巨大行星要塞一般——说实话,这个世界的一切比任何一部科幻片都要科幻。

  感觉,它们距离地面又近了一些。

  事实上,它们的确在不断接近地面,在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它们还只是高高挂在天空的三个小黑点,但每当陈俊进入一次这个世界,它们就会更加接近地面一点,有时候一次就接近很多,有时候只是很细微的变化,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分辨不出它们是不是移动过,但陈俊知道,它们一直在下降,也许终有一天它们会接触到地面也说不定,不知道到那时候这个世界会不会产生一些变化呢?无聊的他对此真是相当期待啊。

  “还没有找到……”一个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天空,然后整个世界开始剧烈地晃动,离开的时候到了。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闹铃将陈俊从沉沉的梦境中唤醒,费力地睁开眼睛,然后用力摇动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视野中的东西晃动了好一会才终于稳定下来,然后又过了好久,他才终于从整晚那莫名其妙的怪梦中清醒过来。

  怪梦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陈俊就一直在做着这个怪梦,梦中独自一人行走在一个死寂的金属世界之中,周围是宛若未来世界的景象,末日般的苍凉气息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但尽管周围的景象是那么的令人压抑,他在梦中却丝毫感不到惊慌,就好像那一切都是早就熟悉的景象一样,每次,当梦境结束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声音响起,用似乎很失望的声音说着:“还没有找到……”

  整个过程就好像一场粗制滥造的无极一般,你完全无法根据那堆扯淡的片段分析出有用的剧情,反正他是直到现在都搞不明白这个梦境里的东西是啥意思。

  这个声音,究竟在寻找什么呢?还是说,它在希望自己去寻找什么?

  可惜的是,在梦中从未找到答案。

  这个梦陈俊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虽然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直觉上他总是觉得这个梦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而贸然将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将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

  “周一啊……”陈俊咕哝着,极其不情愿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已经初冬的天气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不过咱最终还是成功地抵抗了温暖的被窝对自己的吸引力,因为再不赶快的话,上课就要迟到了。

  陈俊,一名高三的学生,自幼就是孤儿,没有父母兄弟,从小是被一对商人夫妇收养的,自从养父养母去世之后,便只有一个大自己五岁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相依为命,人生就如同一杯白水般淡而无味,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和姐姐从养父养母那里继承了一笔可观的遗产,让他们的生活不像其他的孤儿那样困难,自很小的时候就独自打理家业的姐姐对自己也不错.而不幸的是这笔遗产其引来了无数狼一般的"亲戚".在各位"亲切"的七姑八婶以及一些连怎么称号都搞不清楚的"亲人们"或明或暗的手段下,遗产迅速变成了大笔的欠债.随之而来的就是地狱一般再也不想回忆起来的日子,一直到一个好心的大叔.嗯,现在应该叫父亲的男人收养了他们,这才再一次体会到了家的温暖的。

  在陈俊还在思考昨晚上的梦境是否与往常有什么不同的时候,陈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阿俊,起来了么?时间不早了!”

  “哦,这就出来!”陈俊答应着,飞快地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在门外的是一个留着长发的漂亮女孩——这就是他的姐姐,陈倩,一个看上去柔弱但实际上非常坚强的女孩子,尽管只大五岁,但在她的身边他总能找到一种温暖的感觉。

  “怎么了阿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或许是被陈俊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陈倩的脸一红,然后有些慌张地问道。

  “啊,没什么,我在想事情……那我去学校了!”

  “诶——等等,你还没吃饭……”

  “来不及了,那我先走了!”

    “真是的,这么毛毛燥燥的到底是谁教育出来的啊!”

    “不就是你么?”一个长像平凡的男子也就是我出现在了陈倩的身后,用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笑道。

    “父亲大人----!”陈倩任由我将她揽入怀中后斜斜的抬起头,不满的娇喝了一声,漂亮的大眼睛扔来一个颠怪的眼神。

    “我有说错什么吗?不知道今天早上是谁因为弟弟睡过头就毛毛燥燥的光顾着叫弟弟起床,而忘记自己责任?”我脸上泛起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淫邪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陈倩娇俏粉红的樱唇上。揽住陈倩纤腰的右手也向下一滑,肆无忌惮的按在她的翘臀抚摸起来。

    “啊!”陈倩惊呼了一声。然后从我的怀中挣脱出来,转过身,面对着我一脸自责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父亲大人,我做完早饭后发现阿俊还没起床怕他迟到,所以先去叫他起床了,居然忘记了给父亲大人做早安咬!”说完,急急忙忙的就曲膝跪了下去。然后熟捻的拉下我裤子上的拉链掏出了我的大鸡巴。一阵凉风从陈俊刚刚急急出去后忘记了关上的大门处吹了进来。我的大鸡巴一下暴露在冷风中微微一颤,但是马上就陷入了一双温暖舒适的嫩手,陈倩一边一手一节的握住了鸡巴,轻柔的套弄了起来;一边在套弄的同时樱口微张,将一条小小的丁香小舌伸出唇外,将龟头一卷灵活的舔了起来,舌尖还时不时的顶在龟头上的马眼处挑逗一番。我的鸡巴在这种刺激下迅速变得坚硬粗壮起来。陈倩见状本来正在顶住马眼挑动的小舌一卷在龟头上一裹。然后吃力将自己小小的樱口尽力大张,在避免牙齿咬到鸡巴的情况下,一口将我的鸡巴吞入口中吸吮舔弄起来。右手扔握着没能被吞进口中的一截鸡巴不停套弄,左手侧顺着拉链的洞伸进了我的裤中,一把抓住我的睾丸细细的把弄起来。

    “咝~~~~~”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舒爽得眯起了眼睛。双手按在陈倩的头上抚摸起来,十指深深的插入了陈倩漂亮而柔顺的长发之中;也不管房门依旧大开,就这样站在玄关处就尽情的享受起了跨下少女的口舌侍俸。门外依稀传来清晨街道上逐渐热闹起来的喧哗声,阵阵微风更是从门外带着些许凉意吹了进来,打在脸上。但是同样不被衣物所保护的大鸡巴却感受不到任何凉意。被纤手所握,被俏舌所卷,被温暖的口腔紧紧包裹的鸡巴只是不停的在套弄,舔舐,吸吮中感受着无尽的爽意。快感一波一波不停的从下体传来,一直到我再也忍不住了。按在陈倩头上的双手用力起来,抓住她的螓首重重的向自己跨下一按,然后全身一颤,精液在陈倩的口中猛爆发开来。而陈倩也没有像第一次口交时那仓促间被吓了一大跳,还被呛个半死。数年来悉心侍俸我的陈倩早已娴熟各种情况和技巧,此时熟捻的配合着鸡巴在自己的口腔内射精,射一股,她就吞一股,小嘴还更加卖力的吸吮起来,舌头也不停的在龟头上刮来刮去,就像要将鸡巴中的精液都榨干净一般。一直到鸡巴再也没有精液流出方才将其吐出口外,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不过似乎也知道自己背后的房门没有关,担心我的鸡巴感受到门外吹进来的凉意;陈倩吐出鸡巴后也不在乎上面黏黏乎乎的体液,就用双手仿佛保护宝物一样的包裹握住。我在一阵痛快射精的余韵中低头看向了跪在自己跨前的陈倩。只见她微微抬起头,用一种小孩子成功的完成了父母交待然后期待着夸奖的眼神看着自己。面色娇红,额头上微微的有着一丝汗意,丰满的胸部顺着急促的呼吸不停的颤动着,而大口喘息呼出来的热气混着门外吹进来的凉风,侧不停的穿过包裹鸡巴的嫩手间的指缝打在我的龟头上带来一阵阵异样的快感。

    看着这淫秽的一幕,我只觉下腹一团烈火又熊熊升起。刚刚因为爆发过而软下来的鸡巴又恶狠狠的抬起头来。迫不及待的再一次将鸡巴塞进陈倩那温暖而美妙的口腔,然后晃动着腰,不停的挺动起来,两只手也配合着挺动,紧紧的抓住了陈倩的头不停的按向自己跨间。那动作,就如同把陈倩的小嘴当成了肉穴一般的尽情抽插起来。

    而数年来早已被我尽情玩弄无数次的陈倩却早有所料,不慌不忙的伸出双手牢牢的抓住我的腰将自己的身体稳住。然后尽量放轻自己的颈部肌肉,让我可以更轻松自如的抓着自己的头在其跨下前后晃动。另一方面,口舌也没有放松,小嘴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力度吸吮着,香舌也微微卷起配合着不停插入的龟头,让其更有快感的同时却不去影响到抽插的流畅。这些技巧决非易事,都是在数年时间里被不停肏弄的同时,陈倩全心全意怀着对“父亲”满腔的尊敬和感激下,刻苦揣摩认真练习,耗费了无数的努力后方才掌握的。

    是的,尊敬和感激,而非爱意。实事上,陈倩就算是在此时此刻,对这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意。有的只是如同孩子对父母的最深的敬爱和被救着对恩人无限的尊崇。

作为一个养女就用自己的肉体满足自己的父亲的性欲才是尽了孝道才是一个好女儿。作为一个在走投无路的生活绝境下被收养,从此重新获得幸福生活的女孩,成为自己恩人的肉便器,随时随刻在自己的恩公有性欲时用自己身体的满足恩人的一切奸淫,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女孩,否则就是忘恩负义。当然,这一切就是都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